她正想把他推开,胃里一阵痉挛,她连忙将脸别向一旁,干呕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干呕过后,那种恶心的感觉,更加浓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沈倾有点儿懵。

    来个大姨妈,怎么还反胃了?

    而且,来大姨妈,都是有感觉的,她现在怎么觉得,自己的大姨妈,好像已经走了?

    以前,沈倾来大姨妈,大都要持续一个星期的,第二天量最大,按理说,她现在,应该正是量大的时候,大姨妈怎么这么快就跟她告辞了?

    难不成,是因为她得病的事?

    沈倾想不通,她也不想再继续想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,只想去洗手间,痛痛快快吐上一场。

    沈倾正想再试探着将慕归程推开,她一抬脸,就对上了慕归程灼灼的眸。

    “慕二少,你压到我了!麻烦你起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倾,我碰你,就让你那么难以忍受?!”

    不等沈倾开口,慕归程又冷沉着一张脸开口,“沈倾,不想让我碰你,你想让谁碰你?!”

    “让祁大,千山,傅七,还是封东陵?!”

    “可惜呢,你主动去勾搭封东陵,他嫌你脏!他宁愿把你活埋,都不愿意碰你这只鸡!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,将沈倾拥在怀中,一遍一遍以他的掌心,给她温暖着小腹,他心中温软一片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着,若是她能多看他慕归程一眼,他愿意跟她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可谁知,一睁开眼睛,她就忙不迭地跟他划清界限,仿佛,他是什么让她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想到她为了爬上别的男人的床费尽心机,却唯独瞧不上慕归程,他心中的温软,都化成了冷硬的铁石。

    “沈倾,你给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慕二少,我没有勾搭封东陵!”

    沈倾想要见到小川,她不想激怒慕归程,所以,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他开口。